阿里66亿元战略增持圆通:阿里在防守 圆通要进攻


记者|杨霞

阿里巴巴与圆通快递宣布达成战略合作。

9月1日晚间,圆通速递(600233)发布公告称,上海圆通蛟龙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蛟龙集团”)、喻会蛟(又名:喻渭蛟)、张小娟与阿里巴巴集团内企业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以17.406元/股向阿里网络转让379179681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2%,转让价款合计66亿元。

9月2日早盘,港股圆通速递国际股价持续拉升,涨幅超100%,成交额超6700万港元,市值超16亿港元。圆通速递A股一度触及涨停。

阿里巴巴于2015年已入股圆通,通过旗下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浙江菜鸟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合计持有圆通331635663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占圆通股份总数的10.50%,是圆通的第二大股东。本次转让完成后,阿里将合计持有圆通22.5%股份。

公告称,此举是为进一步强化公司与阿里巴巴集团之间的资本合作纽带,促进双方共同推进快递物流、航空货运、国际网络及供应链、数字化技术等的协同合作和优势互补,增强双方全球化综合服务能力。

8月21日,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阿里巴巴希望增持约30%的圆通快递股份,并成为圆通的最大股东。当时界面新闻曾询问双方,阿里巴巴以严厉的措辞“假消息”否认该消息,圆通当时则表示暂不回应。

如今靴子落地。不过,具体交易的股份只有12%,阿里并未控股,喻会蛟、张小娟夫妇依然掌握圆通实际控制权,合计持股比例为41.65%。

阿里增持圆通并不令人意外,这是双方十多年来合作的进一步加深,圆通需要阿里,而阿里也需要圆通。

持续卡位,阿里加码快递

物流对于电商的重要性早已不言而喻,阿里巴巴近年来通过菜鸟网络致力于打造一张全球物流骨干网,其中,国内快递网络是其战略布局中重要的一部分。不同于京东的自建物流方式,对于与淘宝一同成长起来的电商快递企业,阿里巴巴采取的主要方式是股权投资。

2013年,阿里巴巴牵头成立了菜鸟,2016年,菜鸟又牵头与三通一达、百世等共同成立了“菜鸟联盟”。马云曾多次表态:“阿里永远不做快递,菜鸟网络的‘智能骨干网’建起来后,不会抢快递公司的生意。”

阿里已经陆续入股了其他快递公司,分别为:申通(14.65%+约31.35%股份的购股权)、中通(8.7%)、百世(约33.0%)、韵达(2%)。

具体来看,与阿里在股权关系上走得最近的申通、百世,目前在头部六家上市快递公司中市场份额、菜鸟指数等服务质量排名相对靠后。尽管韵达快递也是“菜鸟联盟”的一员,但阿里仅通过买入其他股东股份的方式进而持有其2%的股份,无缘董事会席位,话语权最弱。

在已经是第二大股东的情况下,阿里巴巴还需要进一步增持圆通吗?

界面新闻记者留意到,在即将上市的蚂蚁集团的招股书中,投资人名单中仅有两位快递公司老板,其中之一就是圆通快递董事长喻会蛟,另一位则是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这一份蚂蚁集团的私人企业家股东,也被外界视作是马云的“朋友圈”名单。

回顾历史,喻会蛟与阿里巴巴的关系也非常紧密:

早在2005年,圆通就在业内率先接入创立不久的淘宝平台;

2017年顺丰与菜鸟因快递柜数据接口问题而形成对峙的“丰鸟大战”中,圆通曾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表示和菜鸟一起携手为商家提供更好的服务。圆通是当时民营快递公司中唯一高调站队的;

2019年菜鸟全球物流峰会上,喻会蛟曾现场透露,阿里投资中通、申通其他两家快递公司时曾征求过他的意见。

几位通达系快递公司高管此前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阿里与菜鸟联盟中的快递公司合作多年,已经建立了一定的互信,阿里并不会因为具体股权投资比例的多少而直接决定业务的具体分配。

一位申通快递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与阿里、菜鸟之间的协作更多体现在技术、团队上,但没有看到阿里具体给了申通更多的业务量。相反地,阿里或菜鸟有很多新的尝试,借助申通快递的场景展开试验。

如此看来,阿里巴巴想要通过股权投资的方式进一步加强与包括圆通在内的“菜鸟联盟”之间的联系,更像是一种战略防守:赶在竞争对手之前,卡位关键的快递物流资源。

有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在阿里与申通快递去年签署优先购股权协议前,陈德军还曾接触过腾讯;在阿里买入韵达2%的股份前,拼多多想要投资韵达的市场传闻不断,聂腾云在阿里、拼多多之间不想轻易站队。

错失五年,圆通“补票”

除百世外,圆通作为最早接受阿里入股的快递企业,在2015年曾一度取代申通成为行业市场份额第一的快递企业,然而后来被中通、韵达等对手先后超越。喻会蛟曾提出圆通要“二次创业”,想要重返高位的目标很明确。

在业内,圆通快递以“敢为人先”的企业管理风格著称:2005年成为第一家接入淘宝平台的快递;2016年成为中国快递物流业第一家上市公司;通过收购香港先达物流(后改名圆通速递国际),最早搭建了“A股+H股”上市公司平台;在“通达系”快递公司中,圆通还最早自购全货机,引进职业经理人担任公司总裁、最早推出中高端快递产品……

不过,圆通多次前瞻性举措并未得到预期的回报。

例如,2018年10月,圆通率先在“通达系”快递企业中推出全新的中高端直营快递品牌“承诺达特快”,然而该业务在一年后即被曝出业务停摆、团队解散;圆通早在2017年曾挖来德邦、华宇系高管邓小波担任圆通快运CEO,但直到邓小波2019年从圆通副总裁离任,圆通快运也再无消息。

反观其竞争对手顺丰、中通等,快递产品分层策略稳步推进中,快运业务正在成为业绩新增长点。

圆通近五年落后的问题直指企业内部管理。

多位接触过喻会蛟、张小娟夫妇的人向界面新闻记者描述,因为家族式管理作风及实控人之间的分歧,导致圆通许多决策在进入实操层面时难以落实到位。不过,以今年4月与张小娟关系密切的叔叔张树洪从圆通副总裁职务离任为代表,也释放出圆通高层达成共识的信号。

目前,喻会蛟集中精力履行董事局主席职责,而长期担任圆通董事、曾在云峰新创任职的职业经理人潘水苗担任总裁。

这一变化反馈到业绩上,今年圆通整体表现出不错的增长势头。从不久前公布的2上半年业绩报告来看,圆通实现营业收入145.81亿元,同比增长4.5%;实现归母净利润9.71亿元,同比增长12.55%;快递业务量49.36亿件,同比增长29.79%,市场占有率达到14.57%,较2019年同期提升0.87个百分点。

圆通是上半年除顺丰外唯一一家的实现营收、净利同比增长的上市快递企业。此外,在7月的公司经营简报中,圆通的快递业务量也延续了不错的增势。截至9月1日收盘,圆通报16.70元/股,总市值527.69亿元。

如今市场份额上位于第三位的圆通,积极赶超处在第二位的韵达,所面临的竞争压力也进一步凸显。与宣布阿里战略增持同日,圆通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向35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6.3亿股的方式募资45亿元人民币,这些资金将投向多功能网络枢纽中心建设、运能网络提升、信息系统及数据能力提升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资本、技术、流量……都是影响未来企业竞争的关键因素,而这些就是圆通接受阿里巴巴进一步增持可以带来的想象空间。

在圆通的公告中称,圆通与阿里、菜鸟战略合作重点包括全球化和数字化。

圆通目前有12架全货机,疫情以来深入参与了菜鸟全球包裹网络运行,执飞了菜鸟前往马来西亚、巴基斯坦等地的外贸和抗疫运输。圆通与菜鸟在香港共同投建的世界级物流枢纽,也在快速建设中。

在数字化方面,圆通与菜鸟将联合开发运营快递物流先进设备,建立智能物流大数据应用,进一步提升圆通业务运营数字化、智能化水平。同时,阿里巴巴方面表示,未来会进一步支持以喻会蛟为董事局主席的圆通速递全面发展,加强资本、产业、技术等方面的合作,推动圆通速递高质量发展。

目前,中国快递行业的增速有所放缓,随着二三线快递企业相继出清,快递行业市场集中度进一步加强,激烈的行业竞争已经波及包括圆通在内的头部快递公司。2020年,顺丰旗下一张对标通达系的加盟制快递网络“丰网”呼之欲出,与拼多多绯闻传得火热的极兔速递(J&T)进军国内,与京东电商下沉战略密切相关的众邮快递起网……新进入者又为电商快递这片“红海”市场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

前不久,京东以阿里系电商未接纳京东物流为理由终止与申通快递的合作,电商对于物流的布局越来越深入,快递公司也难以避免站队,“电商-快递”的抱团竞争成为大势。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阿里巴巴在一次次加大对这些快递公司的投资了。

(原标题:【深度】阿里巴巴66亿元战略增持圆通快递:阿里在防守,圆通要进攻)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cyki.cn

bwno.cn

b8s8.cn

a6x1.cn

chfo.cn

cevy.cn

bqbu.cn

cueh.cn

daeg.cn

curq.cn

buxs.cn

cixg.cn

cgmu.cn

d5q3.cn

a7r3.cn

bvfx.cn

codq.cn

b8v8.cn

bpur.cn

covl.cn

a7w1.cn

ckvy.cn

bxor.cn

a6t2.cn

dcru.cn

cpiy.cn

bpem.cn

b6o9.cn

a7m2.cn

coqw.cn